什么才是好的幼儿园教育?家长和幼教专家们都在思考。

园长说,小孩子在幼儿园的时候,让孩子们适当的打架有助于心智模式的成熟,孩子打架后,才发现打架不过如此,也不会让他因此恐惧打架,长大后不会恐惧那些欺负他的人。

  “幼儿园的主人应该是孩子。大人国和小人国应该和谐地在一起,而和谐的前提就是尊重和理解。”张同道说。

幼儿园的家长都很愤怒,强烈要求园长把这个孩子给退学了。为此园长组织了一次家长会议,园长说,虽然这个孩子目前显得有点霸道,但我们要看到这个孩子身上的闪光点,敢作敢为。而且家长也不能过度的保护孩子,孩子的世界就是成人世界的缩小版,以后他们到了社会上也会面临各种各样的人和各种类型的事物,让他们学会处理与各种类型的人相处也是好事,家长如果过于保护孩子,可能使得其反。

  在影片《小人国》里,4岁的辰辰对朋友坚持了一年的等待,巴学园并没有强行制止,而是尊重她的选择,在天冷的时候给她加衣,在她同意的情况下陪她一起,并努力让她建立与他人的友谊;两岁的锡坤把鞋、足球丢进垃圾桶测容量,把小方块撒了一地,老师没有责怪他,而是让他在游戏的过程中感受容量和力量,并在玩完之后教他收拾好,让他学会遵守规则……

这其中,池亦洋小朋友给人印象深刻。因为他是幼儿园的“小霸王”。他肆无忌惮的枪小朋友的玩具,看谁不爽就推搡、揍过去。即使这样,老师并没有给予孩子强烈阻止。一次,在池亦洋抢了其他小朋友的玩具之后,李跃儿鼓励小朋友去把棍子要回来。那个小朋友一直哭,说怕被池亦洋再揍了。李跃儿鼓励他说,你都没有去要回棍子,怎么知道她会揍你呢?于是,在李跃儿的鼓励下,这个小朋友鼓起勇气,让池亦洋把棍子还给他。

  “原本集中在六年级的竞争转移到了四至六年级,最后转移到二至三年级。”该人士对此也很无奈:“要上一个好的大学就必须上一个好的中学,要上一个好的中学就必须得在一个好的小学,长此以往,‘幼升小’的竞争自然越来越激烈。”(本报记来扬对本文亦有贡献)

在其他小朋友误入他们的家园时,两个人会发出愤怒的咆哮,认为这是他们的家园,其他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辰辰都是跟南德一起玩,他排斥其他小朋友,直到一年后,南德离开了幼儿园,老师在这个时候进行了引导,告诉他南德要走了,让他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这个时候辰辰才开心的融入其他小朋友。

  在她培养的幼教老师中,有不少人向她反映,口头上的教育理念与现实往往存在偏差。有的幼儿园要求大班上计算课,并开放了家长日,让家长检查老师的教授水平;有一些教育培训机构来到幼儿师范学校,提出自己选拔幼师的几个要求……拿了专业幼师资格的老师们很是无奈,“明明知道对孩子不好,还是得按要求做”;幼儿师范学校也很被动,为了增加学生进入幼师行业的竞争力,教学会相应作出调整。

还有一个印象深刻的很“专一”的小朋友辰辰。辰辰小朋友每天早上都来的很早,然后她只喜欢跟南德一起玩,跟其他小朋友玩不到一起。

  “家长的竞争意识很重,社会对义务教育也变得特别功利。”潘先生说,每个家长都希望通过提前教学,提高孩子在社会竞争中的实力。“可现实中的竞争到底有多大,真的要从幼儿园的娃娃抓起吗?”潘先生自己往往会陷入这样的困惑之中,他有时猜想,是不是因为家长之间互相询问,反复渲染,无形中把现实中的竞争给放大了。

有些话并非“童言童语”

  “懂教育的人就像一根‘指挥棒’,还孩子一个自然成长的环境需要它指引好正确的方向。”肖翠玲说。 

   
巴学园可以说是一个原生态的幼儿园。这里没有一般幼儿园常见的画画、手工等课程,孩子来幼儿园之后,各玩各的。也因此,孩子们到了幼儿园,性格外向的就三五成群,性格内向就一个人玩或者坐在角落看着别人。对此,李跃儿的解释就是,幼儿园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会,大人应该创造环境让孩子们提早适应正常的社会模式。

  潘先生称,在与其他家长交流的过程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提到了“竞争”两个字。

   
曾经爆红的纪录片《小人国》就真实记录了巴学园的故事,导演用两年的时间对幼儿园进行了跟拍。

  但一位小学语文老师透露,由于越来越多的孩子提前学习了小学知识,都赶得上进度,所以,反映教学进度太快的声音并不强,学校也没有调慢的打算。

在这个过程中,池亦洋的各种暴力行为甚至引发了孩子的恐慌。以致于同班的孩子,回家最开心的事情,是告诉爸妈,池亦洋今天没有打自己。

  李跃儿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教材内容需要根据孩子的心智成长来制定。五六岁孩子的心理和大脑发育都没有达到理解小学内容的程度,提前教授反而会提前“消耗”孩子的兴趣和脑力。“孩子就像一粒种子,它的成长是由自身机制决定的,懂得种子的成长规律,施以适当的帮助,种子就会茁壮成长。”她表示,这便是巴学园“孩子是脚,教育是鞋”教育理念的内涵。

类似的事情经过多次,每次池亦洋犯了错,老师都会让池亦洋在角落里反思。最后,池亦洋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甚至在其他小朋友出现冲突的时候,他会上去劝导,让犯错的小朋友认错。

  让孩子培养起主动人格

但是南德每次都来的很迟。即使是在冬天寒冷的早上,辰辰依然不肯进教室,执着的在教室外等待南德过来。每次看到南德过来,辰辰很开心,拉着南德去构建他们的小屋,在幼儿园里,他们构建专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园。

  在某幼儿师范学校工作并拥有20多年教龄的肖翠玲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除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态外,部分民办幼儿园办学不规范也是造成幼儿园教育小学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肖翠玲告诉笔者,目前社会办(幼儿)园的力量越来越强,部分民办幼儿园为迎合家长心理,获得更多招生资源,开设了涉及小学知识的课程。而在幼儿教育中,虽有规定的教学纲要,但却不接受任何教学评估。“在部分民办幼儿园,生源成了幼儿园好坏的唯一评价标准。”

这过程中,老师让孩子体验了什么是等待、专心、执着的力量,从中,老师并没有给辰辰贴以不合群的标签。但辰辰在这长达一年的等待中,学会了与更多的小朋友相处。

  某幼儿师范学校的肖翠玲也持同样观点。20多年来一直从事培养幼教老师工作的她表示,幼儿园教育要达到的目标不在于传授给孩子的知识有多少,而在于对孩子情感认知影响的深浅。教育的任务是让孩子了解身边未知的事物、培养优秀的品质,并建立对世界的初步认知。

这段论述,似乎跟我们现行的教育非常不一样。实际看,现在幼儿园很难发生打架事件,因为一旦发现孩子有某种打架的苗头,老师肯定一个箭步过去就把孩子拉开了。但李跃儿不这么看,她认为,除了小学里有些孩子的凌霸现象,幼儿园的这种打架其实只是孩子间互动的一种形式而已。让孩子感受下打架也不过如此,家长也不用过于担心,如果过度保护,让孩子生长在这种真空环境里,对孩子的成长并非有利。

  肖翠玲告诉记者,在国内,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中学,都如同一根紧绷弦的箭,一到大学就感觉彻底解放了;而外国却恰恰相反,大学之前玩,大学期间努力学习。高考过后撕书发泄、考上大学后不再努力等现象都证明了教育的可悲。如果这种状态不改变,对中国教育的发展都不利。

    可以让孩子打架

  在张同道看来,10多家幼儿园里缺乏主动人格的孩子像是被拿来填空的符号和棋子,摄像师拍不出孩子的自然状态。而在巴学园,孩子可以决定是否吃饭、是否上课、和谁交朋友,周围的人把孩子当做了一个可以平等对话的人。

从中,以小朋友要回棍子为例,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过程中,其他小朋友自发的对池亦洋的软硬兼施,以及池亦洋对小朋友各种要求的不屑,到最后池亦洋的改变。其实也是真实展示了幼儿生态,这些都是孩子自发的行为,从中也让我们看到孩子们自发的协调能力,这种一次次的协调,无疑也在锻炼和构建孩子们的社会能力。

  2009年,一部耗时3年、以北京一家名叫巴学园的幼儿园里的孩子为拍摄对象的电影《小人国》上映,展现了一种异于传统幼儿园的教学模式——还孩子以天然的状态。

推荐大家看下《小人国》纪录片和《关键时期的关键帮助》,相信你们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别提前“消耗”孩子的兴趣和脑力

三岁的小儿子多多,有时候我总觉得他的思维“早熟”了。上周,他遇到哥哥的同学佳佳(六岁),有点生气的说,你上次说好了来我家,怎么不来?佳佳叹口气说,我爸不让我来。多多看着佳佳说了一句,你爸爸不让你来,那你可以自己决定啊。

  本报北京7月20日电

李跃儿说,孩子的世界其实跟成人世界没有差异,他们也存在着暴力、合作、对抗,这个原生态的环境,我们应该允许孩子去真实的感受,而不是人为的提早进行终止。让孩子们学会面对各种情况。

  他表示,每个孩子出生后都是好学的,他的任何举动包括玩、探索、打架都是在学习。“孩子认知世界的方式不像成人一样,以书本为主,而是一种体验式学习,通过触觉、听觉、嗅觉去感知这个世界。”但让他感到遗憾的是,这种天然的好学能持续到高年级的极少,“因为他们的创造力和兴趣都被传统的教育方式给扼杀了”。

   
如果我们从心理上能够认知,孩子的世界其实跟成人世界无异,那么他们的很多行为我们就可以得到理解,不会再认为孩子是童言童语,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想法。

相关文章